昌宁新闻网 >> 资料区

神奇的大田坝



昌宁新闻网   发布时间:2015-07-28 09:02:24    昌宁新闻网     字体:
手机移动用户可到营业大厅免费订阅"昌宁时讯"。
  一座山峰造就一条溪流,一条溪流孕育一片土地。千百年来,大田坝人就生活在这片山水之间。一座座古宅寺庙,背后都深藏着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;绿水青山,蓝天白云无处不是风景;鸡鸭农舍传递着古朴的乡土气息,古老的民俗说来让人陶醉,这里的一切总是那么让人神往。

大田坝的来历

  走进大田坝,你就打开了那张散发着浓郁乡土气息的风景画卷。相传在富饶的锅厂坝子,有一丘大田,一年能打三十多担谷子,这在遥远的横断山区,这样的田可不小呀。那年头,三十多挑谷子可以养活十多户人家了,祖先便把这里取名大田。这里的人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靠勤劳的双手,日子渐渐富足,于是远近闻名,大田也名声渐渐大了起来,于是取名大田坝。

孟家升天的传说

  大田坝最高的山麓便是狮子塘,相传从前狮子塘梁子住着一户孟姓人家,终日男耕女织、辛劳耕作。种一桃园,由于海拔高,气温低,桃熟不易。某天,一僧路过,将桃尽享,孟姓人家不但不怒,反沏茶敬之。僧将离,授一钵米饭,告知:“食之,可升天”。主人先升,一佣在外放羊,留与米饭食之可追赶主人,佣人归,不见主人,疑主人弃之,放声哭泣,将米饭尽撒。粘犁,犁升天,粘鸡,鸡升天。关于孟家升天的传说已经在大田坝流传数百年,相传有缘者可见孟家桃园,不过我们虽无缘见桃园,但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孟家远在丙麻乡梨树洼的孟家大照壁,太阳升起,映得照壁闪闪生辉,当你来到狮子塘考证,还会遇到千年古茶,据说就是得到成仙的孟家茶园。

奇人张掘墓

  清朝年间,大田坝伙头寨住着一位奇人,名叫张文杰。老人传说,张文杰被永昌南门楼一高人收为徒,师徒俩数月于楼中不下,不生烟火。一日来客,师徒俩开窗,只见蝗虫从窗户涌入,随手抓食之,递客人,客惶恐拒之。欲告别,只见枣核如积,客恍然大悟,原来从窗涌入的是枣也。张文杰学成后回乡活动于顺宁(今凤庆)右甸(今田园镇)一带,直到今天这一带老人提起张文杰还说的津津有味。一日,张文杰路过一坟地,看到有人修坟,饥渴难忍,欲讨饭吃。修坟主人不愿意,文杰怒,指坟说,坟中有蛇入,主人觉得不利,揭石驱蛇,捕之,现一腰带。于是有人觉得张文杰做了不道德的事,送一雅号“张掘墓”。张掘墓在家晒谷子,有事上街,来一客人,只见一扫把自己在赶鸡。一日,张掘墓来到右甸坝一农户,一老妇重病卧床,家人寻医未归,张掘墓掐指一算,妇人本命属火,乃火重也,随手用碗打了一碗水,叫妇人饮下,张掘墓离去。家人请回郎中,只见妇人健步如初。某夜,张与一朋友喝酒,酒过三寻,问朋友可想吃永昌宵夜,朋友不解,大田坝离永昌把一百多里,如何吃宵夜,张让朋友拉住自己衣角不能松手,嘱不要睁开眼睛,朋友照做,只听见耳边风声呼啸,两人在空中疾飞,由于好奇,朋友偷偷睁开眼睛看,于是掉落在丙麻坝,只好饿着肚子走回家。张掘墓的名声越来越大。还有张掘墓放千斤坠、草鞋变黄鼠狼的故事传说还很多。

神秘的蛊术

  蛊术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一种神秘巫术,颇有几分迷信色彩。在古老神奇的大田坝,曾流传着有人养蛊、放蛊、收蛊的传说。据说蛊是一种毒虫,即把多种毒虫放在一个容器来,不喂食物,让他们相互残食,最后剩下来的那一只,就是蛊。蛊有剧毒,传说有蛇蛊、兔蛊等,蛊会飞出去觅食婴儿害人。蛊术由家族的形式相传,女儿嫁人,蛊也会跟随,令人谈蛊色变。不过在现代文明的今天,人们早已淡忘了有蛊一说。不过盖房子敬木神、大年初二献药王的习俗流传至今。

老虎垭口的传说

  大田坝新寨村又叫老虎垭口,相传从前住着一母子俩,儿子学道法归来,母赐予儿一玉镯戴在左手,母亲问儿子学会些什么,儿子回答,学会三十六种变化术。母说,什么鸡呀、狗呀我见过,就是没见过老虎,执意要儿子变个老虎瞧瞧,儿子不肯,怕吓着母亲。在母亲的执意坚持下,儿子交给母亲一只鸡说,叫母亲站到自家厦子高处,等自己变成老虎要吃东西时,就将怀中的鸡抛给老虎就无事。儿子在地上大了三个滚,变成一只大老虎,母亲吓得僵硬,忘了放手中鸡。虎将母食之,远去。每到清明时节,有人还会听到老虎的痛哭声,也有人曾看到过一只左手戴玉镯的老虎在附近徘徊。后来,这里就被叫做老虎垭口,再后来,又有人觉得这一故事过于凄惨,就改名为现在的新寨。

建文皇帝的传说

  昌宁大田坝,民间有关建文皇帝的传说流传了几百年,明朝建文皇帝为躲避朝廷权位之争,秘密来到大理永昌一带为僧,云游天下。曾在昌宁大田坝修建华严寺,1935年大田坝华严创办第一所高小,校长把当地引以为豪的建文皇帝传说写进校歌:“沧江涛涛,襟带如虹,贯卧啸虎何异龙?狮山蜿蜒,文笔一峰,敦直风俗物产丰,建文披缁流连久,古迹华严中……大田坝是哀牢古国后花园,这里远离朝廷,在交通和通讯落后的明朝,建文皇帝居住在这里很是安全。这里的风水不一般,万历年间,驻守永昌参将邓子龙在地图上用朱笔挑断了龙脉。建文皇帝在大田坝还修建了宝华寺,在这里一直居住到驾崩,为防止朝廷报复,当时没有留下任何碑文,他的坟与当地百姓的坟混杂在一起。而关于建文皇帝的传说,却世世代代流传下来。

狮子塘求雨

  直到今天,大田坝还流传着狮子塘求雨的故事。从前,久旱无雨,村中壮汉就会抬上肥羊,用滑竿抬上高寿老者,(据说抬木瓜寨师家老人最灵应),到大田坝的最高峰狮子塘求雨。摆上贡品,法师口中念念有词,挥剑作法。顿时天上乌云大作,电闪雷鸣,瞬时大雨倾盆,颇有几分神秘色彩。

草鞋文化

  大田坝素有草鞋之乡的美称,编制工艺从遥远的原始社会传承至今。大田坝草鞋主要由竹麻编织而成,分为劈麻、撮耳子、打草鞋、穿耳子等多道工序构成。随着编织工艺的不断改进,现已成为可供观赏的实用工艺品。草鞋是山区居民自古以来劳动用鞋,不论男女老幼下地干活,上山砍柴、采药、狩猎等,不分晴雨都穿草鞋。草鞋既透气又利水,轻便柔软防滑且廉价,还有按摩保健作用。特别是夏天走长路,穿上草鞋清爽凉快,给人一种惬意。大田坝草鞋凭着精美的编织工艺,早已远近闻名。曾有一段草鞋认兄的佳话:大田坝一对张氏兄弟,因兄长离家多年居住省城,对弟弟的长相已模糊,一次听说有家乡人到省城开表彰会,兄长并早早等在会场门口,看到穿草鞋的只一人,向前询问,找到了自己的亲弟弟。历史上刘皇叔就是买草鞋出身,汉文帝曾穿草鞋上朝。大侠也如此,身穿草鞋,杖剑闯天下,飘逸洒脱。大田坝草鞋既是大田坝人的勤劳和智慧,更是大田坝人的勇气和奋斗,今天则体现了更新的文化内涵,纯天然的环保鞋。

铁锅远销东南亚

  大田坝锅厂邹姓,是远近闻名的潘、邹、周三大户人家之一。早在大清鼎盛时期,邹家就召集人马,采矿办厂用土办法铸造铁锅,并且达到一定水平,至今有的人家仍在使用。铁锅远销到缅甸、泰国、老挝、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,且享有很高的声誉。据专家考证,铁锅乃合金铸造,不生锈,所煮食品味道纯美。大田坝铁锅,铸造出的不仅仅只是生活用具,同时铸造了大田坝人的智慧与文明。至今留存的周家大院属滇西大户人家风格,四合五天井布局,单从建筑的气势就能发现主人当年的权势与富贵。窗台楼角,雕有花鸟鱼兽、草木丛林、沧海雄鹰,栩栩如生,形态逼真,手法之细腻,想象之灵性,让人叹为观止。家道鼎盛时期,男丁习武,佣人成群,就连当地官员也要礼让三分。只是随着日月轮回,潘、邹、周三姓日渐败落,大院被改为村委会和学校拆除重建,至今能看到的只有周家院落。

  也许是这里的山水龙脉给后人带来灵气,近几年大田坝的几十个孩子踏进了国家最高学府,深山里飞出了如此多的金凤凰,让十里八乡的人另眼相看,当然,这些是否跟风水有关,没有谁能说得清,如果离开了山里人的勤奋拼搏,恐怕有在好的风水也白搭。

  高高的天堂山上,漫山遍野的红杜鹃与夕阳两相辉映,一条清澈的母亲河如玉带环绕。石阶上深深的马蹄印仿佛让人听到了茶马古道赶马汉子的放歌,是这里的男人用坚实的肩膀扛起了一片天,是这里的女人用灵巧的双手织出了一幅画。冬天的薄雾是母亲大地的面纱,当男人们从茶马古道满载而归之时,女人早已手捧美酒路口相迎,纵然到了天涯海角也要回到女人烧暖的火塘。凄凉的故事早已顿足在岁月的年轮里,在这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上,早已撒下希望的阳光。远离都市喧嚣,山村依然宁静。走一走穿街而过的老街子石板路,你会觉得时间倒流;喝一瓢老街子龙井水,尝一尝老街子传统小吃,你会顿时觉得身心荡漾;一间间老屋记录着一代代人劳作的身影,沏上一杯火塘边的小罐茶,听一段家乡的优美传说,自己早已醉了!(王树森)


责任编辑:吴再忠 王东华           

我要说说 】 【 打印 】 【 推荐 】 【 关闭



热点新闻

外眼看昌宁

编辑推荐

焦点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