昌宁新闻网 >> 资料区

找鸡枞:乡村密林里的快乐事



昌宁新闻网   发布时间:2014-09-04 11:30:06    昌宁新闻网     字体:
手机移动用户可到营业大厅免费订阅"昌宁时讯"。
  本网讯  今年的鸡枞似乎出的有点晚。每年火把节前后,都会有一拨鸡枞上市,但今年火把节的时候,只有零零星星的散鸡枞和大量蚂蚁堆鸡枞一起出来,让央视《乡土》的编导和摄像走的时候还感到很遗憾。

 (黑鸡枞)

  好在与四角田村的穆大姐约好,她家地里的鸡枞一出,就喊我一起上山找鸡枞,让我有了找回儿时找鸡枞乐趣的机会。“七月半”前的几天,街上卖的鸡枞突然多了起来,就天天的期待着穆大姐的电话,但一直没有。“鸡枞冒土了,明天可以来找鸡枞了!”直到农历七月十八,电话终于来了,穆大姐在电话里有些兴奋、又有些歉意地说。于是,七月十九一大早,就急急奔四角田而去,为的,就是那缕淡淡的鸡枞香。

 (找鸡枞)

  穆大姐家茶地里的三个“鸡枞塘”,在同一天都出了。为了我能拍到鸡枞,穆大姐的公公从头天开始就一直在旁边“巡视”着,担心别人乘天没亮就来把鸡枞找了去。在穆大姐的带领下,我们循着鸡枞的清香,终于找到了久违的鸡枞。

 (黑鸡枞)

  “就是天上掉下来的,也要早起才会拿着吃。”穆大姐的一句话,让20多年前久违的感觉,一下子浮了出来,小时候打着手电在家乡的大山里找鸡枞的场景,在脑海中显得格外清晰。的确,穆大姐家所在的四角田村,这几年已经渐渐形成了各家的林里地里的鸡枞、野生菌自家采,但其他很多地方,依然还是得靠找,要找到鸡枞,不仅要知道“鸡枞塘”,还要掌握鸡枞每年大概哪天出,有时因节令、气候的不同会有所不同,但相差最多也就两三天。据说很多找鸡枞能手,甚至会记鸡枞笔记。不过,我倒觉得这种笔记应该大部分记在心里。记得小时候,眼睛不行了多年的爷爷就经常告诉我哪里出鸡枞,大概什么时候出,只要连续几天早起去找,总能找到一些。

  

 (黑鸡枞)

  “鸡枞真是神奇。”穆大姐感慨。在许多昌宁山里人的印象里,鸡枞的确是有灵性的:要闪电打雷后才会出来、找鸡枞的时候不能说话、鸡枞的头子歪向的那方一定还有鸡枞、找到黄鸡枞了要掐点头埋土里来年才会出……这些与鸡枞有关的说法,看似没有道理,但又都能印证。

 (黑鸡枞)

  “老饕惊叹得未有,异哉此鸡是何族?无骨乃有皮,无血乃有肉,鲜于锦雉膏,腴于锦雀腹。” 清代乾隆时的大学问家赵翼随军入滇,吃了鸡枞后大为赞叹。嘉靖五年成书的《南园漫录》记载:“鸡枞,菌类也。惟永昌所产为美,且多。。……镇守索之,动百斤。果得,洗去土,量以盐煮烘乾,少有烟即不堪食。采后过夜,则香味俱尽,所以为珍。”古属永昌的昌宁,便是鸡枞生长的理想之地。

(找鸡枞)

  现在,鸡枞仍是许多昌宁人美好的记忆。特别是一些年龄稍长者,小时候找鸡枞的记忆总是挥之不去,即使离开家多久、离家多远,每到这个季节,对山里就会生出一份牵挂来,梦里也总会出现几次找鸡枞的场景。即使是生活在城镇里的人,没有过找鸡枞的经历,不知道鸡枞是怎么出的,但鸡枞的味道也总有很深的印记。每到这个季节,无论是城里人、山里人,凉拌生鸡枞、青椒炒鸡枞、鸡枞炖鸡蛋,或是放很少的几片鸡枞到南瓜、甜笋、豆角、洋丝瓜、洋芋等混在一起煮的杂菜里,新鲜鸡枞都是最好的美食。更别说鸡枞煮腊肉、鸡枞煮鸡这样的“奢侈”享受。为了保存而制作的油鸡枞、水鸡枞,更是只有来人来客时,才能一尝的奢侈品。

(找鸡枞)

  昌宁的鸡棕种类很多,有黑鸡枞、青鸡枞、白鸡枞、黄鸡枞、蚂蚁堆鸡枞等。一般每年农历六月到九月间出。其中以黑鸡枞品质最好,最受欢迎,一般集中在“火把节”和“月半节”两个农历节前后出,称为“火把节鸡枞”、“月半鸡枞”。小时候找到的黑鸡枞,拿到街上都能卖点钱,我妈妈就经常说让我们起早点找黑鸡枞,卖了钱给我们买作业本、买水果糖,这也成了我们兄弟姐妹找鸡枞的动力。

 (黄鸡枞)

  而黄鸡枞的个头最大,出的周期也最长。一般从农历七月到九月底,都有黄鸡枞出,有的一个“鸡枞塘”会分多次出。有的黄鸡枞到秋冬之交的“土黄天”里还会有,叫“土黄鸡枞”,老一辈说“土黄鸡枞”能做药,可惜儿时没好好记,没记住能治什么病。大的黄鸡枞“开伞”后,能有农民戴的雨水帽那么大。记得小时候我哥就找到过那样的鸡枞。那天早上,我在家后放早牛,远远看刚哥哥从山头上回来,似乎头上戴了顶大帽子,又像肩上扛了个大树疙瘩,近了一年才发现是找了一朵大黄鸡枞。不过那个时候黄鸡枞不值钱,那大黄鸡枞让我们一大家子“奢侈”了一把,一贯“小气”的奶奶除了用青辣椒炒了一大盆外,还打了几个鸡蛋,用鸡枞的“伞叶”给我们几个“馋猫”炖了个鸡枞炖蛋,并在杂菜里放进了一些鸡枞,调了一锅好汤。记忆里,那顿缺腥少油的“鸡枞宴”是奶奶做的最香的一顿饭。

 (黄鸡枞)

  “我记得我们小时候,鸡枞比现在要多呢,后来很多土地开荒种庄稼、种茶叶,出的就少了一些。特别是后来农药大量使用后,更是少了。”穆大姐有些感慨地说。“月半节”回老家祭祖的时候,我哥也和我说过同样的话。

 (黄鸡枞)

  鸡枞的生长需要特定的环境。一般来说,鸡枞常见于针阔叶林中地上、荒地上和乱坟堆、包谷地中,基柄与白蚁巢相连,有散生也有群生。在自然条件下鸡枞与白蚁营共生生活,白蚁巢就是昌宁人习惯所说的“鸡枞土锅”。能在大自然中能够形成这种共生生活关系,期间肯定会有许多值得研究的科学关系。土地的开垦和种植,破坏了二者间原有的生态环境,并对白蚁巢造成了破坏。这还不是最关键的,因为白蚁搬家后,就会有新的鸡枞土锅形成。威胁最大的,则是农药。杀虫剂会杀死白蚁,没有了白蚁,鸡枞也就没有生存的依靠。而杀菌剂,对本身是菌类的鸡枞更是灭顶之灾,鸡枞没有了,白蚁的生存也同样会受到影响。穆大姐说:“这些年我看着很多,只要用过农药,以前了得再多的鸡枞塘都不出了。”

 (清洗鸡枞)

  与穆大姐的交谈,与小时候的记忆混在一起,不断“搅拌”。突然,一个词语在脑海里想起——馈赠。是啊,鸡枞就是大自然馈赠给昌宁人的美食。如今,科技发达了,但鸡枞仍然只能在自然中生长,并正被科技制造出来的“化学武器”无情地“追剿”着,生存空间被无限地压迫。想到这,忽然想对自己,也对所有人说一句:且行且珍惜。

 (清洗鸡枞)

 (清洗鸡枞)

  延伸阅读

  鸡zong的“枞”字只是一个代用字。应为“土+从”,由于现代输入系统没有这个字,很多都以“枞”字代替。鸡zong是菌的一种,菌盖圆锥形,中央凸起,老熟时微黄,味道鲜美,是食用菌中的珍品之一。鸡zong是俗称,古代典籍中一般就写作“土+从”。这种菌生长在泥土中,所以字从“土”,古时也称“土菌”。《玉篇?土部》:“zong,土菌也。”由于味美如鸡,所以俗称“鸡zong”。《本草纲目》:“谓鸡zong,皆言其味似之也。”后来为表示植物类别加“菌”写成了“鸡zong菌”。

  鸡枞为古今中外颇为赞美的名贵食用菌,据《本草纲目》记载,鸡枞还有“益胃、清神、治痔”的作用。现代医学研究证明,鸡枞有增强人体免疫功能、预防肠癌、养血、润燥、健脾胃等功效。适用于食欲不振、虚劳怔忡、痔疮下血等。而且,鸡枞具有丰富营养,对人体有非常好的滋补作用,是体弱、病后和老年人的佳肴。同时,鸡枞还能提高机体免疫力,抑制癌细胞的作用,并含有治疗糖尿病的有效成分,并对降低血糖有明显效果。( 图/文 一冉)


责任编辑:吴再忠 杨晓华           

我要说说 】 【 打印 】 【 推荐 】 【 关闭



热点新闻

外眼看昌宁

编辑推荐

焦点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