昌宁新闻网 >> 图说昌宁

好吃不过勐统年猪饭



昌宁新闻网   发布时间:2013-12-24 10:01:00    昌宁新闻网     字体:

  本网讯  进入腊月,勐统人家开始做好杀年猪的准备了。这是一年中最开心、最幸福、最温暖的事情。在当地有句俗话说:“好玩不过来打歌,好吃不过年猪饭”。尽管你尝尽天下美味,最有滋味的还数勐统农家的年猪饭。

  吃年猪饭是当地十分盛行的一种民俗,被人请到家中做年猪客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。进入腊月,家家户户开始忙碌起来,腌菜花腌菜,买下木炭定好日子,邀约亲朋好友“来吃块火烧肉”,“来吃箸生肉腌菜”。年猪饭是一年最丰盛可口的猪肉全席,杀年猪吃的菜,虽然平时也可以吃到,但是没有杀年猪这天的香。因为年猪饭是以最快速度的烹调保持了猪肉的鲜活和一年的喜悦。  

  

  “不吃火烧肉,白做年猪客”。吃年猪饭最先品尝是具有诱惑力的“火烧肉”, 猪杀好后,把猪里肉和五花肉,大块薄片的切好,用香油、大麻椒、盐拌好后。放在烧得通红的木炭上,一阵滋滋喇喇声过后,“火烧肉”的香味夹杂着大麻椒的辛香,最先打开你的味蕾。红红的木炭火,瞬间锁住了肉片的水分,保持了猪肉的原味。独特的蘸料和肉完美的结合,视觉、嗅觉和味觉感官系统凝聚在一起,扑鼻而来的肉香,忍不住咽了咽要流出的口水,在蘸料里蘸一下,吃到嘴里,油从嘴角两边溢出,合着木炭淡淡的味道,火烧肉鲜香爽滑,麻辣有度,美味无比。

  “拌生肉”是勐统年猪饭的主打菜,有生熟两种,生的是用猪身上最好的小里肉,剁碎放上酸果子水(勐统独有的一种果实),使肉变白,没有血色,新鲜的白萝卜切成丝,用水反复淘洗,除去辣味,放上渍过的生肉,配上作料即可食用。熟的是剁好的里脊肉,放到锅里炒熟。然后将其放到从土罐里掏出带着菜花香味的腌菜中,配上作料拌匀即可。酸香可口,带着花粉香味的腌菜,仿佛带你走进油菜花盛开,留连戏蝶时时舞的田园风光之境。

  “肝生”是在勐统年猪饭的一个特色菜,把新鲜的猪肝大刀剁细,再放入各种作料均匀拌好。一团血色黏糊的菜是需要勇气和决心才可以尝试的。出于对美食的尊敬和好奇,我努力的克服视觉的胆怯,快速的夹起放在嘴里,酸果子的酸香,阿瓦芫荽的清香,大麻椒的辛香消除了猪肝的腥味,剁细的猪肝入口糯滑,回甜鲜辣,回味无穷,容貌狰狞的肝生,却细腻温润的触动了我的每一朵味蕾。

  “漕旺子腌菜”是年猪饭不可少的一道菜,杀猪时,要用勺臼出猪的护心血(漕旺子)备用,把适量的猪花油放到锅里炼出油后,放入漕旺子,菜花腌菜,糯米面,炒熟配上作料就可,其味酸香可口。茴香卤猪肠肚、煎肝粉肠、蘸水五花肉、清炖排骨汤。配上自酿的小甑酒,吃着丰盛可口的年猪饭,喝一口醇香的小甑酒。听着就令人垂涎三尺,吃了就盘算明年是何时。听友人说起,尽管外面的美食琳琅满目,她最盼望的是回家吃年猪饭,母亲做的年猪饭是最好吃的,年猪饭成了她每一年都在等待的幸福。

 

  年猪饭这个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的习俗,一直回归它自然而然的质朴,默默的沿袭下来,因为它承载父母对一年在外儿女回家的期盼,承载了儿女一年对家的思念,承载了辛苦一年丰收的喜悦,承载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感动和亲情的温暖。(杨翠琼 )


责任编辑:吴再忠 张亚娟           

我要说说 】 【 打印 】 【 推荐 】 【 关闭



热点新闻

外眼看昌宁

编辑推荐

焦点专题